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文学  »  黄金周的梦幻之旅

黄金周的梦幻之旅

添加:来源:autoskt.com人气:17423

黄金周的梦幻之旅

不知不觉中,黄金周要来了。虽然现在对占有佳艺的身体不像前两天那么兴致勃勃,但计划都做好了,我也不介意试上一试。

  用二人世界,陪她逛街、唱歌、游湖等条件说服了佳艺后,其它的环节居然异常顺利的通过了。我们双方的父母都以为我们留在学校,而学校的老师却以为我们都回了家。如此梦幻的结局让我心情愉快起来,连带持续了好多天的郁闷也好转了不少。

  黄金周的前三天,安旭把我叫了出去,拉我进了那个我和佳艺经常亲热的小教室。我觉得不管怎么样,确实应该和他聊聊,所以也就由着他一路拖拉,没和他计较。我心里计算着安旭的反应,想到了几乎所有的可能,不过我还是没猜到这个猥琐男孩的心思,他关上门后的第一件事居然在我面前跪了下来!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这是干什么?快起来!”我有些手忙脚乱的搀扶着他。安旭却摇头用嘶哑的声音说道:“齐峰,我跪下求你,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?你不答应,我就不起来!”

  我很反感他这种威胁的语气,但看他一脸诚恳却是不好直接拒绝,我说道:“你先起来,咱们再说好不好?”

  “不,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!”安旭坚决的说道。

  “我操,你他妈不说什么事情,老子怎么答应你?难道你要和我一起干佳艺我都答应?你他妈别在这给我犯浑啊?!老子不吃你这一套,赶快起来!”我被他的无赖劲惹起了火气,微怒的对他说。

  “我有自知之明,不会提出那种要求的。我知道咱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,佳艺在黄金周后就会告别少女时代,真正的成为你的女人,咱们的协议也结束了,我只求在黄金周来临前你答应我的请求。你放心,这件事咱们之前做过,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有过份的要求!”

  听到安旭这样讲,我心里有些犹豫了。我大概能猜到他的想法,呵呵,不就是想继续听我讲述佳艺的身体相貌给他打手枪么?但一想到打手枪,我彷佛能闻到那晚他射出的强烈浓郁的气味,顿时我的胸腹一阵恶心。我偏过头去,觉得这种要求还是不答应的好。

  彷佛看出我的不快,安旭忽然哀求道:“我给你磕头了!你就答应我吧!”说罢,还真的“咚咚咚”的向地板磕去!

  这一下把我是惊得目瞪口呆,我赶忙拉住他,却见他头上已经有些青紫,心中颇为震撼。我都不知道易地而处的话,我会不会为了佳艺而做出这种没有尊严的事情?难道爱情真的可以让男人为一个女子做到如此地步?安旭的行为让我都有些感动了。

  “哎呀!你……你这是何苦呢?”我不由劝他。

  “你不答应,我还磕!”安旭挣脱我的怀抱,又一次要往地面上砸去。我连忙拉住他,苦笑着说:“好吧好吧,算我怕了你了。好了,我答应你了,你快起来吧!”

  “真的?”安旭问。

  “按照你说的,不能再提别的要求了,我这也是看在你对佳艺一片痴心上答应你的。听到没?”我回答道。

  “那好,一言为定,击掌为誓,谁不遵守约定,父母必遭车祸而亡!”安旭认真严肃的道。

  “我操,你又来这一套?老子再也不用父母来发誓了,你真他妈不值得人可怜!我好心答应你,你还让我用父母立誓?”我一听他又要我用爸妈的生命来发誓,顿时就不干了,撂下这话,转身就走。

  安旭没有追出来,只是又跪下,“咚咚咚”的磕头。“操,你个神经病!”我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,转身走出了教室,顺手带上了门。可门后不断传来“咚咚”的响声,让我的脚无法迈出前进一步。

  心中斗争了一阵,还是抵不住性格中的善良,一声叹息,又开门进了教室把安旭拉住。这时候,他已经有些头晕转向了,迷迷糊糊的看到是我,顿时展颜一笑。头一次,我觉得他笑容中没有猥琐,而是一种光辉。

  “在黄金周之前,我答应你的要求,必须是我们之前做过的事情,否则父母必遭车祸而亡。”我伸出手来,他也伸出手,然后我们连击三下,完成了誓约。

  “好了,你说说你想干什么吧?”我叹息着对他说。

  “……我想……像上次一样,尝尝佳艺的爱液。”安旭还是如同刚刚那般笑着,但他说出的话却让我有被瞬间拉入地狱的感觉。

  “什什什……什么?!”我吃惊的问道。

  “我说,我想和上次一样,吃佳艺的爱液!”安旭再一次的不要脸的说。

  我呆住了,他说的请求符合誓言的标准,但却超出了我的底线。无论是让他舔佳艺残留的爱液,还是让他吸吮我的手指手掌,都会让我有种强烈的呕吐感。他知道我不会答应,所以他利用我的善良让我用我最在意的父母立下誓言,这样一个小人,我居然会觉得他只是想听听我的描述?我居然还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光辉?这他妈就是个圈套啊,我比东郭先生还不如!我的愚蠢让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。

  “齐峰,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舒服,可你也谅解一下我吧!自从上次你让我知道了佳艺的味道,我天天晚上都睡不好。那可是从佳艺的纯洁的少女之身流出来的蜜液啊!怎能不让我魂牵梦绕?也许有一天,当佳艺认识到只有我才是真正喜欢她的人,愿意和我在一起了,可那时候,她的童贞到底是没有了!她还能当三天的少女,只有三天!以后,她的体内就会混杂着别人的味道,不再纯粹了!我知道是我骗了你,让你不爽,但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,可怜一下我么?”安旭眼中闪烁着泪光真诚的说道。

 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却还是偏过头不理他。“呵呵,我知道你,齐峰。你是个好人,既然答应了,立誓了,就一定会做。但我也不想让你不舒服!喏!这些钱你拿着!”安旭从怀里掏出了一厚叠人民币放在我面前。

  我脸色难看的转头盯着他说:“你什么意思?想找死么?”

  “没。我知道,你身上攒了就二千元左右,这点钱你想带佳艺去开房、逛街买东西、唱歌什么的肯定是不够的,尤其还在黄金周期间。这是我攒的五千元,你收下,就能好好地过一个黄金周,但你这些天也满足我的欲望,让我好好品尝一下佳艺的味道。怎么样,这下心里舒坦了吧?”安旭猥琐的笑着对我说。

  “舒坦你妈了个屄!你他妈当我是龟公,佳艺是妓女?你他妈侮辱谁呢?老子和你没话聊,咱一拍两散了吧!”我推开他,阴沉着脸便要走。

  “别,别啊~~嘿!你误会了,误会了!哎,哎,哎,我说你这人脾气咋这么倔啊?你先停下,操,发的誓也不遵守了么?你听我解释啊!”安旭见我真生气了,立刻慌了手脚,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我身上,紧紧地抱住我不让我离开。

  “安旭!我他妈警告你,老子的耐心是有限的!你再纠缠老子!老子他妈抽死你!”我被安旭纠缠得心中火起,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。

  “齐峰,齐峰,是你误解了。这钱可不是用来买佳艺的爱液的!这钱是补偿你的!”安旭解释道。

  “操你妈的屄,那他妈不是一样!你放手,老子和你没话说!”我大怒,用力地挣脱安旭。

  “不是。操,妈勒个屄的,你听我说完行不行?我要是说完你觉得我是侮辱你,你就打我一顿,我绝对不还手!”

  听他这么说,我决定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。安旭见我不再前行,连忙说道:“我这五千元真的是为了补偿你的,和佳艺没有太大的关系。你听我说,上次咱们在卫生间,我舔你的手的时候,我感觉你很反感甚至很恶心,甚至都影响到你对佳艺的态度。

  平心而论,如果别的男的来舔我的手,我可能当时会比你更恶心一些,但事后很快就会忘了。而你似乎不太一样,你应该是那种极度讨厌同性恋的人群吧?我看你的反应不但没减轻,反倒越来越重了。这次你答应我了,我知道你心里主要的障碍不是我舔佳艺的爱液,对吧?呵呵,因为我上次已经尝过了,所以你不会过于在意这事儿的。我觉得主要障碍可能是在于你不喜欢我舔你的手吧?这样会对你产生心理阴影。

  呵呵,我想过很多规避的方法,但似乎都不现实,你肯定不会配合我让我去直接舔佳艺的那里吧?所以想来想去,还是躲不开你的手。这钱,是补偿你的,让你能心甘情愿的配合我,让你能给自己一个理由忍受恶心。当然,我也希望这笔钱能让佳艺有一个美丽的回忆……齐峰,我这么说,你能理解了么?”

  听他这样说完,我忽然觉得心里好受了很多,不过他倒是误会了一件事。我虽然讨厌同性恋,但也没到达让我心神恍惚、郁闷恶心的程度。那天之后,我之所以状态反常,是因为我每次略有兴致时,总是能想到那幅荒诞淫秽的画面。

  “佳艺穿着校服,一脸享受的模样。而安旭则跪在她毫无遮挡的腿间,贪婪猥琐地舔着那只属于我的圣地……”一想到这里,我的心就如北京的道路一般,处处拥堵。不过,如果他拿出五千块钱来补偿……我倒不是不能试着去忍受这种痛苦。五千块啊!我一周的生活费也只有二百元,要一日三餐,还要浪漫!为了这个黄金周,我把多年攒下的小金库淘了个空也不过凑了一千三百多块钱。对安旭说二千,那是要面子的说法,实际上一千三百块对于黄金周的物价来说,就算住最普通的房间,也不够五天的房费,更别提唱歌、买礼物、买花、吃饭……等等开销。

  人家女孩子把宝贵的第一次给我,我总不能还让女孩子花钱开房、请我吃饭吧?不过,如果有了这五千元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我觉得好好安排一下,我能与佳艺渡过一个美好的黄金周,甚至,可以找一个旅行团,弄一个蜜月般的浪漫之旅!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来说,还能有什么比这更有吸引力呢?

  我看着桌上的钱,彷佛看到佳艺幸福的笑容。两个人去旅行,多么好的主意啊!五千,就算一年上四十周课,我几乎不吃不喝才能攒来。如果,如果,我的牺牲能换来佳艺的浪漫回忆,我想,我愿意去做。

  “好吧,我答应你。记住,我是看在你一片痴心的份上。而这些钱……既然你说是补偿我,我也就收下了。”我开口很虚伪的说道。

  “当然当然,我只求你能满足我的心愿,这都不是事。”安旭乐呵呵的说。“那就从今天开始?”他接着问道。我想了想,然后点点头说:“可以。”

  安旭忽然有些扭捏起来,他舔了舔嘴唇,小心翼翼的问:“那个,我能不能在教室附近等你啊?上次的都风干了,佳艺的味道不明显……”

  “你!”我刚想骂他贪心不足,但眼角一扫到那叠厚厚的钱,想到浪漫的旅游,想到佳艺的惊喜表情,把要骂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,压住心中的火,闭上眼睛说:“随你了。”安旭连连道谢,我的心思却早就飞到了校外的那片蓝天……“滋滋滋……哇!好新鲜,还是湿湿的。太感动了,佳艺,我爱你!”安旭激动的喊道。我不耐烦的推开他,说道:“好了好了,你在这里等着,我一会还会过来的。”

  “记得还用这只手啊!上面有我的唾液,这样,就等于我间接亲吻到佳艺的私处了。你也要用这只手摸佳艺的胸部身体啊!”安旭有些失控的叫道。我挥挥手,示意知道了,便离开厕所,快步向佳艺所在的小教室走去。安静的楼道里,只有我的步履声,让我不由得回想起这些天的荒唐。

  那天拿到了安旭的五千元补偿金,白天我用来联系旅行社,研究旅行线路;而晚上,就很荒唐的满足安旭变态的欲望。他告诉我会在教室同楼的男厕所里等我,我和佳艺亲热完,让佳艺回班级后,便过去找他。

  第一天他还算正常,除了有些迫不及待和半夜叫我出去陪他打了两次手枪以外,没有什么怪异的行为。第二天,他便不满足的提出让我配合他一起幻想,还拿出了一个女性阴部模型让我演示我是如何挑弄佳艺的。

  他拿出来的一瞬间,我都惊呆了!他妈的这么神奇的物件,他是从哪里弄到的?虽然不情愿,但我还是按照他的要求满足了他。可让我无语的是,他居然还模拟着我挑逗佳艺的手法去玩弄着那个模具。而最过份的是,他还一边用模具自慰,一边按着模具的假阴蒂问我是不是这样玩佳艺的阴蒂的?我真的想一拳把他打死!不过想到那五千块钱,我最终还是忍了下来。

  可能是因为抑郁,所以弄得我也有些变态了,我居然听从了安旭的怂恿,在他清理完模具之后,也用模具体验了一把做爱的感觉。安旭看我在那个模具上发泄着,居然也兴致勃勃的给我做各种指导,但他口中一般都是这样说的:“对,就这样干佳艺,干死她”,或者是:“佳艺要不行了,要高潮了,你再坚持一会啊,不行的话我来帮你”。我就是在他这种乱七八糟的指导下,以一种难以形容的心态完成了我最后一堂性爱课程。

  我泄了以后,安旭迫不及待的把模具抢走,连洗都不洗,直接又干了进去,嘴里还念叨着“佳艺,齐峰不能满足你,还是我来吧”之类的话。我看他一脸癫疯的样子,也懒得和他一般见识。为了让他尽兴,为了对得起那五千块钱,我还忍住心中的不快,配合的说了几句“佳艺,安旭怎么样?是不是很爽?”之类的话。果然,安旭听了我的言语,发疯般的冲刺起来,喉咙中“呜噜噜”的叫着,很快也发泄了出来。

  而今天,是协议的最后一天,也是誓言的最后一天了。安旭提出了一个更疯狂的主意:他要让我把佳艺最新鲜的爱液涂抹在模具上,给他玩弄,还让我把他的唾液涂遍佳艺全身。

  开始的时候,我当然是拒绝了!不过后来抵不住安旭苦苦相求,再加上拿了他那么多钱,最后咬咬牙还是答应了他。刚刚,我已经把佳艺的爱液涂抹到那个女性阴部模具上了,想来这个时候安旭正在疯狂地发泄吧?呵呵,剩下的任务就是,把沾满安旭口水的手抚遍佳艺的身体。

  用三长两短的暗号敲开了门,看到一脸担心的佳艺扑过来抱紧我,诉说着她的担惊受怕,我面带微笑的亲她一口,对她说:“不要担心啦!刚刚只是有些尿急。呵呵,这个教室一般没人来的。来,我和你说件事。”我拉着佳艺来到窗口前,看她一脸困惑的样子,心里得意起来。

  “还记得咱们的约定吗?就是关于黄金周去向的约定。”我问道。

  “当然啦!你做了什么计划?嘻嘻,你对省会没我熟悉哦,看你也没问几个人,肯定没有我的方案好。”佳艺洋洋得意的说道。

  为了给佳艺一个惊喜,我在三天前和她做了一个约定:两个人分别做一个黄金周预案,在黄金周前放在一起评定,看看谁的方案做得好,就按照谁的方案实施。

  “当然有啦!”佳艺欢快的回答道:“咱们要去XX,还有XX,那里的风景可好了,还有很多动物。我还要去XX商场逛一逛,每次和老妈去,都没有逛爽过。”

  我微笑的听着,等佳艺兴奋的把她想好的计划都说完,我才开口说道:“佳艺,你说的都很好,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?你说的这些地方都是你经常去的,如果万一碰到你父母或者是他们的亲朋好友,怎么办?”

  我的问题让佳艺有点发懵,她觉得自己的方案的确是会有这方面的风险,于是情绪不免有些低落下来。忽然,她狡黠的笑了一下,恍然大悟般的对我说道:“噢~~我懂了!你是想把我带到你家乡去吧?可你就不怕碰到你父母或者他们的熟人么?”

  我笑着摇摇头,佳艺也笑着耸了耸肩说道:“我无所谓啦,去看看你原来的学校什么的也好。”虽然佳艺是持肯定态度的,但我总觉得她还是有一丝失望包含其中。我笑着拿出准备已久的宣传图纸,上面写着:“XX海滨的团。六天五夜,三星级以上住宿标准,自由的活动时间,豪华的旅游体验,无隐性消费的顾虑,一切尽在XX旅行社的梦幻之旅。”

  这是我经过三天狂打了一百多通电话的努力结果。这个线路的一切都很令人满意,除了略有昂贵的价格。一顿砍价后,原价三千元/人的价格,生生被我讲到了两人共三千八百元的白菜价。主要也因为对方的团有一家三口临时取消了行程,而临近出发又难以找到替代者,这才让我摊上了这种好事!这样扣除三千八百再算上我的小金库,我还有足足二千五百块钱来支配,不用考虑住宿、吃饭和交通费用,足够我和佳艺来一次梦幻的浪漫之旅。

  听了我的解释和安排,佳艺兴奋得难以自持。没想到我准备的计划是如此的惊喜,佳艺激动把香吻不要钱般的印在我脸上,眼中闪烁着幸福的光芒。看她如此开心,我心中这些天被安旭所折腾出来的阴郁如雪花见了阳光般的化开了……当然,我还记得我对安旭最后的承诺。

  我拿起那只布满安旭口水的手,上面的唾液早已风干,但却有股淡淡的难闻味道残留。我对佳艺说:“能去旅行,你可得好好谢谢”他“哦!”佳艺疑惑的看着我,我接着说道:“它拿着电话打出去一百多通,才能找到这么好又这么便宜的旅行团哦!”

  佳艺听我这么说,顿时笑眯眯的轻轻啄了那只手一口,可爱的对它说:“谢谢你哦,手先生。”

  看她一脸娇憨可爱的模样,我有些不忍心,但想到承诺誓言,还是硬下心来说道:“嘿嘿,这样手先生是不会满意的!”

  佳艺听到这话,顿时嘟起嘴唇撒娇道:“那要怎么样嘛~~”

  “嘿嘿,手先生说了,如果对面可爱的佳艺能让他摸遍全身的每一寸皮肤,他就满意了。”佳艺听到我这么说,身子都软了,嘟起嘴弱弱的抗议道:“色死了!手先生。”但她的眉目间却是春情荡漾。

  在佳艺娇媚的喘息声中,那带有安旭口水的手丝毫不差的抚过了佳艺每一寸皮肤……轻抚时,我彷佛看到安旭的舌头,随着我的手舔过了佳艺雪白嫩滑的肌肤,舔过佳艺那除了我之外没有被任何人碰到的圣女峰,还有那方才盛开的粉色蓓蕾,以及那神秘的山谷缝隙……这一刻,我也很惊恐。我惊恐于我高涨的性欲,惊恐于我的不排斥不恶心,更惊恐于隐藏在身体最最深处,那丝若有若无的期待……

  【完】